图木舒克 | 民生 | 体育 | 亲子 | 国内 | 国际 | 专题 | 评论 | 房市 | 车市 | 财经 | 旅游 | 美食 | 教育 | 文史 | 娱乐 | 

首页 | 图木舒克 | 国内 | 国际 | 社会 | 财经 | 娱乐 | 体育 | 看图不说话 | 微言大义 | 滚动
图木舒克网 > 教育 > 正文

副镇长开网约车赚外快被举报 专家:上班开属违纪

2019/9/11 14:33:52 来源: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
  38岁的洪升,是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。5月中旬,身处困境的他在滴滴网络约车平台注册成为车主,6月15日上午9时许,他在上班时间接单时被查,同时被举报至纪委。歙县纪委的工作人员则表示,网约车在当地是个新鲜事物,从未遇到过官员兼职开网约车被举报的情况,目前纪委正在调查此事并向上级汇报。

  副镇长家里经济困难 开网约车拉了300多单

  6月15日上午,歙县开发区某小区附近,一辆黑色轿车刚停下来让乘客下车,就被一辆出租车拦住了,而“黑车”司机被认出来是王村镇副镇长洪升。洪升说,他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,比较紧张,再加上会议即将开始,就把车留在现场,自己先行离开了。6月16日上午,有网友在黄山市民论坛发布此事,并很快成为论坛热帖,网友们质疑洪升为何上班时间挣外快,同时也好奇一个副镇长为什么会去网络接单拉客?

  据了解,洪升2015年2月当选为歙县王村镇副镇长,分管农、林、水等工作。据媒体报道,洪升家里比较困难,一个人带孩子,还有老人要扶养,但他从来不在单位说这个事情。

  洪升说,他一个月的工资就3000元多一点,六七十岁的父母亲逐渐不能劳动,还有孩子要养,自己又患有通风,光医疗费就欠下了14000多元,其中大部分是跟姐姐借的。因为手头比较紧,他选择了开网约车。从曝光的约车软件截图显示,洪升一共拉了300多单。

  纪委称网约车属新事物

  从前没有遇到此类情况

  北京青年报记者致电歙县纪委,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副镇长洪升开网约车一事属实,前天接到的群众举报,纪委信访室已经受理。目前,相关工作人员正在对案件进行审理。“我们首先要弄清一些情况,比如洪升都是利用什么时间开的车,公车还是私车,拉了多少单,盈利多少,现在都在调查中。在这些事实没有弄清楚前就谈对他的处罚是不正确的。”事发后,洪升向党委政府汇报了此事,并主动承认错误,还写了一份情况说明,这些都是纪委调查的内容。

  官员利用上下班的时间开网约车是否犯规?除去网约车这个敏感的因素,官员如果利用下班时间兼职如送快递,是否可以?纪委的工作人员表示,滴滴等网约车软件在歙县算是个新鲜事物,以前从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,所以也没有案例可以依据。对于洪升这个案例,纪委首先会查阅党纪规章寻找相关依据,另外将向上级请示。

  并未利用职务和职权

  “非典型违纪”考验当地纪委

  洪升的行为是否违反党纪?

  根据最新的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,第八十八条规定,违反有关规定从事营利活动,情节较轻的,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;情节较重的,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;情节严重的,给予开除党籍处分。

  第八十八条规定中包含的行为第六项是“有其他违反有关规定从事营利性活动的”。

 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北青报记者,根据党纪处分条例的规定,党员领导干部不得从事营利活动,无论是工作时间还是非工作时间,这一点上来说,洪升不仅从事营利活动,还是“开黑车”,而且是在上班时间,确实有违纪之处。

  庄德水也介绍,目前,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如果党员干部确实有困难或者有特殊情况,需要进行额外的营利活动,可以先向主管部门和组织部门汇报这一情况,经过同意之后,允许在下班时间进行。

  那么,怎么界定什么是营利活动?

  庄德水说,并没有明确的标准严格区分一个经济行为是否是营利活动,要从这个行为的各个环节来看。例如,有的干部出租自家的门面,要考核这个门面的来源和所属是否合法合规,出租过程中是否有利用官员的职权或职务影响,出租后是否有参与到经营活动中去等。

  庄德水说,利用滴滴打车平台赚钱算是新鲜事物,这个行为可以与官员经营微店相类比,之前,多地都推出规定,禁止公务人员做微商开微店。“他这个案例可以作为典型案例,供以后参考。”

  不过,洪升的行为并没有利用自己的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。庄德水表示,洪升的做法确实有违纪之处,但并不是典型的违反党纪的行为,至于如何处罚,也考验当地纪委的政治智慧。

  对话

  洪升:错了就要认 接受组织调查

  北青报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兼职司机的?

  洪升:前几年买了这辆二手车,5月下载了网络约车软件,当时看别人都在注册,我也就注册了一个,开始拉活。

  北青报:你一般都什么时候拉客?

  洪升:节假日、上下班路上,顺路就拉一单,钱多少没关系。

  北青报:当天你被举报是怎么回事?

  洪升:6月15日上午大约8点钟左右,我要送两份材料去县政府。出来以后要去党校开个会,这时候正好有个人叫车去东山花园,时间合适也顺路,就接单了。这单全程也就5公里多,车费十多元。

  北青报:网上有人爆料你是被出租车司机拦下的?

  洪升:是,把人送到之后就被一个出租车截停了,然后我就把车放在原地离开了。

  北青报:为什么?

  洪升:不太清楚,也不想说这个过程。

  北青报:你当网约车司机一直都是用自己的私家车?

  洪升:一直都是。

  北青报:有人说你家庭负担比较重,是真的吗?

  洪升:我不太愿意跟别人说这些,但我的同事和朋友都知道。

  我父母年纪大了要养老、看病,孩子还小,我月工资大约3000元左右。前一段时间我因为痛风去合肥治疗,家里没什么钱,还从我姐姐那借了几千块钱。

  北青报:这段时间你开网约车大概收入有多少?

  洪升:没仔细算过,大概2000多元吧,除去油费也剩不了多少。

  北青报:你家庭困难的情况跟组织汇报过吗?

  洪升:这几天有好多记者来采访我,事情在网上闹得挺大。我知道好多网友都觉得我委屈,但在开网约车这个事情上是我错了。错了就要认,我也没什么可说的,谢谢大家的关心。现在我已经把所有的情况跟组织做了汇报,等纪委调查,如果有处罚也心甘情愿地接受。以后不再接单了,要接受教训。

  本组文/本报记者 李仲虞 高语阳
相关阅读:
合肥鸡宝私下交易 http://m.liebiao.com/hefei/yishupin/lb-hefeiguqianbisixiajiaoyi/
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方式 |  广告服务 |  业务范围 |  本网招聘 |  站点地图 |  版权声明 |  员工查询
新闻许可:国新网3712006003号   电信许可:鲁B2-20090035   ICP:鲁ICP备09023214号  

Copyright 1997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.